太行山干部学院

教学科研

首页 >教学科研

八路军军事奇才,与林总惺惺相惜,与刘帅关系极好,可惜壮烈殉国

发布时间:2020/06/13

      左权牺牲在1942年5月25日的清晨,牺牲前,他当时从种种迹象感觉出来,日军要合围八路军总部,因为外围据守的八路军各部不断报告发现了日军在移动。左权和彭德怀商量后决定,转移到南艾铺地区的山沟里。

      有天中午,一架日军飞机从远处飞到了头顶,低空盘旋着,掉头远去。

      八路军不知道,这架飞机上就坐着日军第1军的参谋人员。发现八路军总部的消息传到日军第1军后,第1军司令官岩松义雄立即把司令部从太原搬到了更靠近八路军总部的长治,然后就派出飞机进行侦察。黄土高原土壤贫瘠,植被稀少,坐在飞机上,就能将八路军总部的行动路线一览无余。

      侦察机过后,日军出动了轰炸机,而且四面的日军动用各种能够找到的交通工具,没有交通工具的,就全速奔跑,向南艾铺地区合围而来。

一、八路军总部陷入了包围中

      日军在步步进攻,八路军在步步抵挡,战斗从未有过如此激烈,八路军总部也从来没有面临如此险境。

      日军漫山遍野,打都打不完,八路军都打疯了,有的站起身来,端着机关枪拼命扫射,直到倒了下去;有的手持手榴弹,冲进敌群中,和日军同归于尽;有的肠子都被打出来了,也顾不得塞进去,只是一个劲地扫射。八路军战士没有一个后退的,直到全部阵亡了,日军才能踩着他们的尸体爬上来。

      因为八路军总部人数太多,目标太大,而且非战斗人员非常多,很难摆脱日军的追击,彭德怀、左权,还有罗瑞卿、杨立三和北方局的几个负责人在一片稀疏的小树林里开会,决定兵分三路,分散突围。第一路是八路军司令部、北方局,由左权率领向北突围;第二路是政治部,由政治部主任罗瑞卿率领向东南突围;第三路是后勤部,由后勤部长杨立三率领向东北方向突围。

      左权站在一个高坡上,他号召大家,杀出去,杀出一条血路,杀出去了就是胜利。

      左权在高坡上喊话的时候,日军的炮弹就在他的身边爆炸,他不管不顾,他的声音在炮弹爆炸的间隙声中传来,显得异常悲壮。

      左权喊完话后,走下高坡。一颗炮弹在距离他仅有十几米的地方爆炸,一匹骡子被击中了,倒在地上,它长声嘶鸣着,肠子流了一地。

      这一路八路军冲到了一个叫作十字岭的地方,还没有喘口气,突然,穿着八路军军装的益子挺进队出现了。

      八路军司令部和益子挺进队撞个正着。而此前,谁也不知道对方在哪里。

      益子挺进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日军特种部队,而八路军总部是庞大的文职人员,仅有的两个排的警卫武装,不但人数占劣势,而且还分散在撤退队伍的四周,根本来不及组织有效的抵抗,也没有时间来组织抵抗。

      山谷里到处是人,人挨人,人碰人,因为武器短缺,文职干部都没有枪,有人惊恐叫喊,有人到处乱跑,头顶上,日军的飞机在轰炸,一颗炸弹扔下来,就是震天动地的声响,响声过后,地上就是一片死尸。飞机飞得很低,爆炸激起的黄色尘土,几乎都要溅在后面跟随的飞机上。

      有几个少年看到飞机轰炸,就躲藏在了沟岔里,左权跑过去,拉着他们喊:"快走快走,后面有日军追赶。"

二、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空中是呼啸的飞机,八路军总部来到十字岭,就面临着灭顶之灾

      电影《风语者》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危险的时刻,就一定要把掌握密码的人杀死。

      因为掌握了密码,就掌握了军队的所有机密。如果掌握密码的人落入敌手,后果不堪设想。

      八路军队伍中,这样的人不叫"风语者",而叫译电员。

      在危险来临的时刻,在面临生死关头,首先要面对死亡的,就是译电员。八路军中的译电员,都是没有战斗经验的年轻大学生。

      在四面合围步步进逼的极端不利的险境中,左权一再叮咛,一定要让老兵照顾好这些译电员,一个也不能走失。在总部撤退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山腰地带后,左权又命令几个人回头寻找,看后面还有没有掉队的。

      八路军总部机要科译电员,没有一个落入敌手,也没有一个掉队。

      头顶上,日军的飞机还在来回轰炸;山脚下,大批的日军开始登山。

      八路军总部目标太大,必须再次分开,觅路突围。

      左权要和彭德怀分开了。

      左权要求警卫连连长唐万成带着仅有的两个警卫排掩护彭德怀突围,彭德怀不同意,他不愿意离开大部队,要和大家一起突围。

      一向温和的左权发脾气了,他对着彭德怀怒吼:"你不走,我怎么打?你走了,我才能放心打。"左权让身边的人推着彭德怀上马,然后派了警卫连连长唐万成和一个警卫排保护彭德怀。彭德怀只好离开了。

      彭德怀走后,左权准备带着其余的人突围,突然发现担着文件箱的挑夫没有跟上来。文件箱里,放着八路军总部的各种机密文件,异常重要。

      左权让身边的警卫员郭树堡快去寻找挑夫,郭树堡不答应,他说警卫员的职责是保护首长,时刻不能离开首长,尤其是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境况中。

      左权说:"你熟悉路径,快去找,我们在北艾铺方向汇合。"

      郭树堡含泪离去。

      左权带着大量缺乏战斗力的文职人员又开始了突围,人群拥挤着,沿着山间小道快步行走。杨云溪说,刚走出不远,突然看到唐万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他拉着左权的衣袖说:"参谋长,快跟我走。"

      左权满脸诧异,他大声问唐万成:"你怎么回来了?老总呢?"

      唐万成说,他们已经掩护彭德怀突出重围,现在是回来接应左权。然而,左权不走。

      唐万成不愿意离开,他执意要带着左权一起走,此时,日军的包围圈尚未合拢,如果左权跟着唐万成突围,一定能够冲出去。可是,左权放弃了生的机会,他对唐万成说:"你快点去追老总,老总千万不能出事。"

      唐万成还是不愿意走,左权拔出手枪,对着唐万成喊道:"快走!老总要有什么闪失,我枪毙你。"

      唐万成眼含热泪,离去。

      左权带着这支庞大的没有战斗力的部队继续向北突围。日军飞机在头顶盘旋,炮弹在身边爆炸,有人胆怯了,躲藏在山洞里。左权站在路边高喊:"不要隐藏了,赶快冲,冲出去就是胜利。"他连续两天两夜没有睡觉,声音嘶哑。

      午后,这支缺乏战斗力的部队来到了十字岭的高坡上,这是日军封锁线的最后一个垭口,只要冲过了这里,就算冲出了重围。不远处的北艾铺,八路军正在急速赶来救援。

三、垭口上,是日军的一支炮兵部队,他们掉转炮口,对准这一群手无寸铁的人

      一发炮弹在左权身边落下来,左权没有躲避,他回头对着人群喊:"快卧倒!"声音刚落,第二发炮弹又落下来,左权仰面倒了下去

      左权就这样牺牲了,他是八路军抗战时期牺牲的官职最高的指挥官。

      左权完全可以不死,他有两次生还的机会,第一次,他完全可以跟着唐万成突围,可是他没有去;第二次,日军第一颗炮弹落下后,他完全可以躲避,可是他没有躲避。

      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左权选择了死。

      左权倒下去了,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扑上去,看到左权头部、胸部、腰部都中弹了,已经停止了呼吸。

      当时形势异常危急,根本就来不及掩埋,也根本不可能抬走,大家把他手中紧握的小手枪取下来,将他抬到路边的灌木丛中。然后,继续分头突围。

      然而,日军太多了,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漫山遍野,从四面冲了过来。有一支突围队伍被日军逼到了悬崖边,这里,已经退无可退,前面是凶残的日本人,身后就是万丈深渊。有人喊:"有枪的留下来,没枪的跳下去,不能当俘虏。"于是,一群又一群八路军从悬崖上纵身跳下,山谷中堆满了尸骨。

      两天后,日军撤退。

      三天后,有人把左权的左轮手枪交给彭德怀,彭德怀没有接,他眼圈发红,难过得背过身去。

      而彭德怀的妻子浦安修与滕代远的妻子林一,在日军合围时,躲进了山洞内,没吃没喝,三天后,八路军总部的搜寻队发现她们时,她们已经奄奄一息。

四、十字岭战役,是八路军抗战中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这次战役中,一共有多少八路军壮烈牺牲,至今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在这次惨烈的战役中,八路军至少牺牲了8000人,也有人说是9000人。

      在十字岭战役中,牺牲的八路军领导人还有:八路军司令部秘书长张友清、八路军后勤部军工部政委孙开楚、八路军后勤部政治部主任谢瀚文、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

      左权是黄埔一期,是陈赓和徐向前的同学,是林彪的师兄,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中极少数的黄埔生之一。而且,左权黄埔毕业后,又进入苏联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在共产党的队伍中,能够拥有如此高的学历的,仅有左权一人。

      陈赓、徐向前、林彪上过黄埔军校,但没有上过伏龙芝军事学院;刘伯承、刘亚楼、李天佑上过伏龙芝军事学院,但没有上过黄埔军校。只有左权一人,接受了中国和苏联最高军事院校的教育。

      而在国民党军队方面,能够接受中西方最高军事院校教育的,也只有廖耀湘将军一人。廖耀湘是黄埔六期,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拿破仑一手创办的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后任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新六军军长。

      左权是中国抗日军人中屈指可数的军事奇才之一。

      左权留苏回国后,和共产党军队中另一个奇才林彪搭档,创造了不败战绩。当时,林彪是红一军团军团长,而左权是红一军团参谋长。林彪是一个很孤傲的人,但是唯独和左权惺惺相惜,两人共事五年,配合默契,情谊深长。因为林彪的特立独行和卓尔不群,红一军团政委换过好几个,但是红一军团的参谋长始终是左权。

      左权是一个很喜欢读书的人,当年红一军团的老红军说,左权书不离手,为人谦和,思维缜密,寡言少语,但是一说话就说到了点子上。

      日军从十字岭退走后,总部警卫连指导员带着战士找到那片灌木丛,从附近村庄的老乡家中买到一口棺木,就地掩埋了左权将军。

      不久,日军截获了八路军"左权失踪"的电报,又杀上了十字岭,到处挖掘寻找,终于挖出了左权将军的棺木,打开后拍照,照片登载在了当时的日伪报纸上。

      左权家乡在湖南醴陵,他连续17年没有回家,左权的母亲一直以为儿子就在红军队伍里,一直不知道左权牺牲的消息,直到1949年,解放军进入醴陵,左权的母亲才得知儿子已经牺牲了七年之久。

      左权牺牲的时候,女儿左太北仅两岁。刘伯承与左权关系极好,刘伯承将儿子起名刘太行,左权将女儿起名左太北。

      百团大战后,敌后战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日军全面围剿扫荡,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壮烈殉国。

      但是,百团大战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

      八路军刚刚渡过黄河的时候,来到山西前线,不但卫立煌的中央军看不起,阎锡山的晋绥军也看不起,那时候的八路军武器落后,服装破烂,被山西人蔑称为叫花子部队,八路军竖起抗日义旗,半天没有一个人来报名参军,百姓宁愿去晋绥军,也不去这支吃不饱饭的叫花子部队。接着,平型关大捷、七亘村大捷、阳明堡大捷……山西的老百姓说,这是一支打胜仗的部队,于是队伍迅速扩大。

      百团大战,打出了八路军的声势。如果没有百团大战,就不会有以后八路军的百万军队。

      老百姓喜欢的是抗日的部队,他们愿意加入的,也是真正抗日的部队。

      国军在正面抗战,八路军在敌后抗战,一个是阵地战,一个是游击战,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抗战方式。两个战场都同样悲壮惨烈。如果没有正面战场上史诗般的血流成河的抗战,中国就会灭亡;同样地,如果没有敌后战场中大面积的迂回穿插牵制围歼,中国也会灭亡。正是因为有大面积的游击战术,让日本人顾此失彼,不得不把一个个师团一个个旅团分成小队,在敌后战场寻找同样分成了小队的中国军队,没想到中国军队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零敲碎打,积少成多,取得了胜利。

      抗战的胜利,是所有中国人的胜利。

本站所有解释权归太行山干部学院所有 冀ICP备17016180号-1